<dd id="2mcmt"></dd>
  1. <button id="2mcmt"><tr id="2mcmt"></tr></button>
    1. <legend id="2mcmt"></legend>
      <nav id="2mcmt"><big id="2mcmt"></big></nav>
      1. <rp id="2mcmt"></rp>

        <em id="2mcmt"></em>
        中國西藏網 > 滾動圖

        【港澳尋親】在澳門遇見卓瑪姐

        發布時間:2024-04-03 18:04: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走在拉薩的街頭,毫不夸張地說,隨處可見名叫“卓瑪”的女孩。但在距離西藏三千多公里的澳門,我們竟然也有幸遇到了一位“卓瑪”姐,聽到她名字的一剎那,瞬間把我們帶回了遠在西藏的“家”。 

          我們記者團隊一行5人,雖然都不是藏族,但都因為工作原因多次入藏,對西藏產生了深厚的感情。其中最特別的是帕洛扎,祖籍四川的他出生在拉薩,從小跟隨父母一直在西藏生活了二十多年,這讓作為四川娃的他能講出一口流利的拉薩話??梢哉f,拉薩是他的第一故鄉。 

          西藏似乎真的有種神奇的魔力,卓瑪姐聽說我們是中國西藏網的記者,一行人中還有一位在西藏生活多年的老鄉,她也推掉了手頭的工作,想要與我們見上一面。是對西藏割舍不掉的情誼,讓我們無論身處何地都彼此牽掛。 

          在澳門出差的第三天,也是在澳的最后一天,我們終于見到了卓瑪姐。卓瑪姐姓鐘,祖籍浙江寧波,因為在西藏生活了多年,與西藏結下深厚情誼,給自己起了筆名叫“卓瑪”。 

          午餐前,我在餐廳門口等待卓瑪姐。沒過多久,我便遠遠看到卓瑪姐步伐輕盈地朝我走來。難道是因為她成長生活軌跡的緣故,雖然我之前從來沒有見過卓瑪姐,但看到她的時候,似乎感受到一種來自高原的恬淡自然,因此我一眼便認出了卓瑪姐,她也笑意盈盈地和我打招呼,臉頰露出淺淺的酒窩,整個人似乎帶著淡淡的格?;ㄏ?。 

          她也迫不及待的和我們一群人交談,卓瑪姐想必也是聽說了我們一行的來歷,對著我們當中一位最像藏族的同事首先展開藏語的問候。說起這位同事,他因為濃眉大眼的外貌特征,皮膚也是我們當中比較黑的,已經在我們好幾天的行程中被認成是藏族了。這位同事聽到了卓瑪姐在說藏語,明白過來她應該是在尋找我們當中唯一會說藏語的帕洛扎,便用手勢示意帕洛扎的位置。后來卓瑪姐告訴我們,真的沒有想到,在西藏生活多年的人沒有高原紅、也沒有黝黑的皮膚,這個人竟然是帕洛扎。 

          她親切地與帕洛扎用藏語交流,倆人一下子打開了話匣子。帕洛扎后來告訴我們,讓他感到非常驚喜和意外的是,卓瑪姐的藏語竟然說的如此標準,是純正的拉薩話。只是學習了幾天藏語的我,僅能聽清楚幾個詞的發音,??????????(西藏)、?????(拉薩)、?????????(藏族),但是從他們聊天的神色中,我能感受到那種對西藏的情懷與在異鄉見到老鄉的親切與激動。我跟隨帕洛扎學了幾天藏語,雖然僅會說幾句簡單的問候語,但還是鼓起勇氣用藏語向卓瑪老師問候:“???????? ????????????????? ???????????????(老師,扎西德勒,我是呂靜)?!蔽业耐乱簿o跟著問候:“?????????????  ???????????????????????????????????????(您好,我的名字叫曲瑩益西)?!鼻撘嫖魇俏疫@位同事的藏族名字。幾句藏語的問候一下子拉近了我們與卓瑪姐的距離,她驚喜又欣慰,原來我們都能講上幾句藏語。她還親切地勉勵我們,要多學多用藏語,對工作也會有很大幫助。當她得知身邊坐著的同事是寧波人時,她還立馬切換寧波方言與對方聊天。原來卓瑪姐的母親是浙江寧波人,在家里都會講寧波話,而她的丈夫是葡萄牙人,她還能講葡萄牙語。具有極強語言天賦的她,在澳門這樣一個中西方文化匯聚的地方,作為澳門基金會行政委員會的一員,她也用自己的方式,不斷促進中葡、藏澳等地經濟、文化等方面的交流互促。 

          用餐過程中,卓瑪姐不斷地進行藏語和漢語的切換,和我們分享她在西藏的童年往事。卓瑪姐在談到自己初中是在拉薩中學就讀時,帕洛扎也激動地說道:“我也是拉中的!”他們還親切地談起母校的人和事。我們在聊天中了解到,卓瑪姐三歲時隨父母入藏,一直在西藏生活了十多年的時間。她20世紀90年代定居澳門,在澳門從事教學、翻譯、行政等工作,雖然她已經在澳門生活了三十多年,但是無論過去多久,西藏的云和風都始終深深地烙印在她的腦海里,揮之不去,并成為她文學創作的重要靈感。她曾經出版詩集《早安 拉薩女孩兒》《守望 拉薩女孩兒》,通過文學作品傳遞著對故鄉拉薩深深的思念。 

          “早安 

          拉薩女孩兒 

          高原的風是否留在了昨夜的夢中 

          它曾吹燦了耀眼的油菜花 

          捧撫出青稞陣陣芳馨 

          它帶著前世那首稚純的童謠 

          送來了那對牧童的天真幻影 

          這高原的風啊 

          吹拂著布達拉宮金頂的角鈴 

          鈴聲里我聽到你二十年前的歡聲笑語” 

          這是卓瑪姐詩集中的一部分節選,跟隨著她的文字,我們也仿佛回到了拉薩,與卓瑪姐一同感受青稞的芳馨,聆聽布達拉宮金頂的鈴聲。 

          用餐結束后,卓瑪姐送我們每人一本她最新創作的詩集《昨天和明天都會回來》,并在扉頁親手寫上寄語,每人的寄語都不同。她在贈予帕洛扎的書上寫著“鄉愁,是一首詩”,給我寫著“走著走著別把自己走丟了”,給浩然寫著“別輕視 弱小的溫柔”……每條寄語,都寄托著卓瑪姐他鄉遇故知的溫暖與感動。對于西藏,我想卓瑪姐與帕洛扎一樣,都已經把它當成了自己深愛的故鄉。西藏承載著她兒時的記憶,小時候居住過的水泥廠、上學時走過的路、拉中的老師同學……那些或欣喜或難忘的往事,都是她與西藏這片土地最真實的情感連接,這種情懷,無法割舍,更不能割舍。(中國西藏網 記者/呂靜 易文文 姚浩然 王東) 


        我們與卓瑪姐合影 


        卓瑪姐的詩集與手寫的寄語 

        (責編:陳衛國)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欧美人与兽_免费能收黄台的app_瘦身游泳课免费全集_亚洲图库_久章草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