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2mcmt"></dd>
  1. <button id="2mcmt"><tr id="2mcmt"></tr></button>
    1. <legend id="2mcmt"></legend>
      <nav id="2mcmt"><big id="2mcmt"></big></nav>
      1. <rp id="2mcmt"></rp>

        <em id="2mcmt"></em>
        中國西藏網 > 文史

        【龍年話龍】第三期 龍是混合基因的神話生物?

        發布時間:2024-02-18 09:00: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編者按】“龍”是中華民族的圖騰和獨特精神標識,龍文化滲透于中國的每一個角落,無論是傳統建筑、器物、服飾,亦或是傳統節慶中,都能看到龍的蹤影。在中國,龍文化具有如此長久的生命力,從遙遠的史前時代沒有中斷的一直延續到當今,其奧妙何在?

          蛇年說蛇、馬年說馬,恰逢農歷龍年、藏歷木龍年來臨,當然要說一說龍。中國西藏網邀請上海交通大學文科資深教授、神話學研究院首席專家、中國比較文學學會會長葉舒憲跟我們講點不一樣的。

          藏族的傳說里,有類似開天辟地的神話傳說,有關于格薩爾王傳奇史詩的講唱,有關于人類祖先起源于神猴的傳說。同樣,其他民族也有類似將某一種生物說成是自己直系祖先的神話,如鄂倫春族、鄂溫克族和赫哲族圖騰崇拜內容就是熊崇拜,他們認為熊才是人類的老祖先。鄂倫春人還保持著對熊稱“祖父母”的特殊稱呼。

          其實,圖騰這個詞來自美洲的印第安社會。印第安人的圖騰全部是現實的生物:熊也好,狼也好,烏鴉也好,全部是大自然中的真實存在,沒有一個是虛擬的。這些原生態的圖騰崇拜現象,表明人類早期神話信仰中的動物是現實性的。

          龍和鳳這種現實中沒有的生物,顯然是后起的或派生的圖騰。


        圖為河北省承德市須彌福壽之寺廟的琉璃牌坊 攝影:王茜

          那么問題就來了,龍、鳳、麒麟、玄武這些中國人喜歡的動物究竟是怎么來的呢?虛擬幻想當然不是隨意性狂想,而是對多重現實生物的再合成。具體而言,虛擬的龍形象至少整合了熊頭、蛇身,鷹爪、鹿角等多重動物的成分,我們可以稱之為混合基因的神話生物。

          據上海博物館藏的楚國竹簡書《容成氏》記載:在大禹治水成功后要建立華夏第一王朝夏朝時,東南西北四方的族群都前來聚會并進貢,向新的王權國家表示認同。為了區分這些部族,大禹創建一種五方旗幟制度:用五面旗幟來標志東西南北中五個地方的族群。東邊來的人要在旗幟上畫太陽,西邊來的人旗幟上畫月亮,南邊來的人旗幟上畫蛇,北邊來的人旗幟上畫鳥,大禹自己的中央旗幟上畫的是熊。這就如同我們看奧運會入場式,一二百個國家隊員進場,在場觀眾根據領隊的旗幟,就能一目了然地判斷是哪個國家的代表隊。在沒有文字的時代,先民靠圖騰柱或旗幟區分人群,清代的八旗制度依然如此。人類學家認為,旗幟和姓氏都是源于圖騰信仰的古老時代。

          

          圖為安陽殷墟婦好墓出土商代玉熊龍:包括熊頭蛇身加新生的蘑菇狀鹿角。攝于首都博物館早期中國特展

          大禹創建夏王朝的五方旗事件表明,至少在那時還沒有將龍形象升格為國族的圖騰。新興的中原王朝國家,還沿襲著更早時代的黃帝有熊國之熊圖騰旗幟。這就為后來興起的龍神形象,貢獻出猛獸之頭——熊頭。而南方族群的圖騰動物蛇,則構成龍的形象的身軀。北方族群的鷹或貓頭鷹圖騰,則為龍身體貢獻出鷹爪。五方旗中三種生物,就這樣融合為一體。各地部落信奉的圖騰生物的某一部分,用混搭或者嫁接方式融為一體。用時髦的說法叫基因混合。新的圖騰形象就這樣誕生了。華夏族即漢族本來就是多種族群混合而成的中原人群。虛擬建構龍圖騰的目的,就是要兼容各地人群原有的信仰對象。


        圖為甲骨文“龍”

          正如上圖所示,最早見于甲骨文的“龍”字:字形刻劃為獸首蛇身之狀,頭頂上加一個玉斧鉞為神圣標記。甲骨文“鳳”字頭頂上,也有同樣的神玉標記。這樣的字形結構,就是史前時代玉文化孕育出龍文化的漢字胎記。


        圖為陜西靖邊縣郝灘漢墓壁畫:駕雙龍之車遨游天國圖,距今約2000年。

          后來,龍的形體在蛇身、熊頭、鷹爪之外,又加鹿角等。這些動物元素的篩選也是有道理的。鹿角秋冬脫落,春夏生長,如同再生。蛇能蛻皮和冬眠,北方的熊也有冬眠習性,古人認為熊蛇之類都是“死”后能自我“再生”的神奇生物,認為這些生物都有生命自我復活的神秘能量。因為崇拜和追求這樣的能量,將這些現實生物的元素組合在一起,虛擬的生物龍的形象,就形成了。

          所以說,龍也好,鳳也好,雖然是虛擬的,但絕不是出于隨意的想象,是中華民族融合了多族群文化的結晶,建構出一個新的標志物,這就是我們說的虛擬的龍的形象來源。

          下一期,我們將談一談為什么要學習與龍相關的傳統文化。(中國西藏網 口述/葉舒憲 策劃/吳建穎 編輯/王茜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為葉舒憲著《熊圖騰:中華祖先神話探源》一書封面  

        (責編:李文治)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欧美人与兽_免费能收黄台的app_瘦身游泳课免费全集_亚洲图库_久章草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