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2mcmt"></dd>
  1. <button id="2mcmt"><tr id="2mcmt"></tr></button>
    1. <legend id="2mcmt"></legend>
      <nav id="2mcmt"><big id="2mcmt"></big></nav>
      1. <rp id="2mcmt"></rp>

        <em id="2mcmt"></em>
        中國西藏網 > 原創

        【中國式現代化的西藏實踐】馬麗華:搬遷前后三巖人的巨大變化

        發布時間:2024-04-03 16:48: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中國西藏網訊 3月28日,在京召開的紀念西藏民主改革65周年學術研討會上,中國藏學出版社原總編輯、編審,作家馬麗華分享了她四十多年親眼所見、深深感動的西藏故事。


        圖為馬麗華在紀念西藏民主改革65周年學術研討會上發言 攝影:王茜

          “1976年起我在西藏工作了27年,這期間有機會走訪了西藏農牧區很多縣鄉,把所見所聞寫成紀實文學一個系列四本書,從此與涉筆過的地方和人群有了關聯,即使調離西藏,依然面向,持續關注,并借助每一次再版之機,盡可能增補他們的后續故事?!彼f,“這四十多年也構成了這套叢書現實內容的時間線,或可在一定層面反映改革開放大背景下西藏鄉村社會的發展進步和文化變遷,可見大為改觀的不限于城鄉面貌和精神風貌,大時代所提供的機遇對于某些群體命運的改變,說‘百年不遇’‘千載難逢’并不過分?!?/p>

          馬麗華曾于1991年和2001年兩次到訪昌都市貢覺縣三巖地區,此后又跟進兩輪搬遷的三巖群眾,于2006年和2023年一訪再訪林芝,見證了三巖人搬遷前后從物質到精神方方面面發生的巨大變化。


        圖為三巖人居住的碉房內部

          據介紹,三巖在藏語中的本義即“劣質土”,是不宜居的“壞地方”,所以舊時代里的三巖人在極端貧困中掙扎求存,所尋求的謀生之道可謂一言難盡,因而在歷史記憶包括大量的藏漢文檔案文獻及口碑中,其形象和評價基本是負面的,在當代也一度成為社會學者研究的另類樣本。多年來,人民政府持續給予三巖地區多種形式的支援救助,終因這一方水土難以養活一方人的先天不足,而難以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窮則思變,三巖人心存對于美好生活的向往,早在上世紀70年代就曾組織過部分群眾搬遷到縣城附近,但由于條件所限,沒能成功。

          “但是三巖人畢竟幸運,借助兩次大的機緣,一為本世紀初實施的‘金沙江上游天然林保護工程’(簡稱‘天?!こ蹋?,一為近些年在全西藏展開的‘脫貧攻堅’戰中的易地搬遷行動,終于全部搬離!此舉在為三巖人‘逆天改命’的同時,根除了貧困和積弊,真正做到了自古以來歷代舊政府即使想做也無法做到的事情?!瘪R麗華這樣說,“當然,所逆之‘天’是指不宜居的環境,所改之命也不限于一兩代人?!?/p>

          馬麗華第二次去三巖是2001年,正值“天?!惫こ贪徇w動員和報名階段,現場感受到熱情涌動。她在三巖木協村村長阿松多瓊家體驗過四肢并用“爬”獨木樓梯。那一天,阿松特意去打來藏白酒招待訪客,邊喝邊聊他的窘迫、他的不甘,寄望于搬遷以后的改善,“千載難逢”說了好多遍。馬麗華將這一難忘的情節寫進了《藏東紅山脈》。


        圖為20多年后馬麗華在林芝市永久村再訪阿松(左一),并與他的家人在他家的“豪宅”前合影

          時隔20多年,2023年馬麗華在林芝市永久村的“豪宅”再見阿松時,沒想到他已成當地首富,同時帶領村民致富,并當選為村長。再見時的話題全部圍繞這些年奮斗經歷展開,最后是以林芝建設者的自豪感,總結了致富經驗:一靠好時代好政策,二靠勤勞的雙手。為此他還作為榜樣被邀請到現在的搬遷戶新村宣講,勉勵鄉親們安居樂業。

          馬麗華問到:“還記得你當年曾發愿,到了林芝那邊要給弟弟們蓋上新房,助他們成家立業,如今怎樣了?”阿松說:“已經全部實現了,而且比當初預想的還要好!”

          2023年在林芝,馬麗華還訪問了同為“天保工程”的三巖搬遷戶扎西根松家。2006年登門拜訪時,20多歲的扎西根松在外打工,他的弟弟妹妹搬來時還在學齡前,現在分別在四川、西藏就讀大學。他自己由于熱心公眾事務,十多年前就入了黨,并被選為結布村的村長。


        圖為搬遷群眾老家和新居的對比照片

          “天?!惫こ讨惺着醽砹种ジ骺h的總計3000多人,早已融入當地社會。更多渴望搬遷的三巖人則是一等就是十幾年,一直等到2017年習近平總書記親自主持召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西藏自治區加大了易地扶貧搬遷力度,對三巖擬定的最終方案為:搬遷是全部的而非部分的、安置是跨地市的而非(昌都)本地“消化”的。搬遷去向分別在拉薩、林芝、山南和日喀則,這一次行動迅速,到2019年底,說是上萬人的搬遷工作基本結束,但其實牲畜還留在家鄉,今后長達一二十年的過渡時期里,三巖人還可以每年回鄉采集松茸挖蟲草創收,類似的暖心規定還有許多。

          馬麗華還介紹了2023年在米林探訪了近年搬來的三巖群眾的近況:米林市為來自三巖四個鄉、七個村的三百多人特設了一個行政村“扎西新村”,特派工作隊駐村幫助解決安置、就業等各種問題。在村委會的“黨群服務中心”大樓的墻壁上,十分貼心地掛滿了三巖人老家的照片、米林新家的照片,含意深遠,不意間成為中國式現代化在西藏成功實踐的一個縮影。(中國西藏網 記者/王茜 許娜 王妍丹)

        (責編:李雨潼)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欧美人与兽_免费能收黄台的app_瘦身游泳课免费全集_亚洲图库_久章草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