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2mcmt"></dd>
  1. <button id="2mcmt"><tr id="2mcmt"></tr></button>
    1. <legend id="2mcmt"></legend>
      <nav id="2mcmt"><big id="2mcmt"></big></nav>
      1. <rp id="2mcmt"></rp>

        <em id="2mcmt"></em>
        中國西藏網 > 原創

        永遠的豐碑——致祭慕生忠將軍

        發布時間:2024-04-04 08:02: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這就是中國的脊梁?!碑斘覀兩钋槟暡o限致敬這些閃亮的坐標,其中一顆光亮如青藏高原上不眠的星星、永不熄滅的明燈,他就是“青藏公路之父”“天路將軍”慕生忠。 

          “如果有一天‘馬克思要見我’,你們把我的骨灰撒在格爾木,撒在昆侖山上、沱沱河畔,讓我陪著犧牲的人!”1994年秋天,莽莽昆侖,漫天飛雪。曾率領官兵切斷25座橫亙的雪山,歷時7個月零4天建成世界上最高公路的慕生忠將軍“回家”了。他“回”到曾經熱血戰斗過的地方,“回”到英雄們的宿營地,與兄弟們伴隨青藏公路長眠,與雪山合為一體。 

          遠去的駝隊記得。“走一趟西藏怎么就這么難!”1951年、1953年,慕生忠兩次受命往拉薩運送物資,由于自然條件險惡,平均每前進1公里,就要留下12具駱駝的尸體;中央從全國籌集的珍貴物資運到西藏時只剩下一半,而且兩次行軍都長達100多天。這一切讓他萌生了修建青藏公路的想法。經中央批準,1954年5月,青藏公路正式開工。修路伊始,慕生忠就在自己的鐵锨把上刻了“慕生忠之墓”5個字?!叭绻宜涝谶@條路上了,這就是我的墓碑。路修到哪里,就把我埋在哪里,我的頭一定要朝著拉薩的方向?!?nbsp;

          格爾木記得。1954年2月,慕生忠將軍率隊到達昆侖山北麓的這片荒灘,隨行人員極目四望、荒野茫茫,不禁問道“格爾木到底在哪里?”慕生忠回答說:“格爾木就在我們的腳下。我們的帳篷搭在哪里,哪里就是格爾木……”如今,一代又一代格爾木人以此為精神源泉,讓這座因路而生、因路而興的城市“鋪路、架橋、插翅膀”,在舊貌新顏、滄桑巨變中“閱盡人間春色”。 

          天涯橋記得。靠幾根粗圓木架起的青藏公路上的第一座橋梁,河水奔騰咆哮,橋面離水面有30米,將軍一把將工程師鄧郁清從駕駛室拉下來,自己跳到車上,“像我這種土八路出身的政委,今日死了,今日就有人來接替;明日死了,明天就有人來接替。你是咱們唯一的工程師,萬一有個閃失,再沒有第二個了?!碑敐M載著面粉的大卡車緩緩通過天涯橋后,工人們把鍋碗瓢盆敲得震天響,慕生忠、鄧郁清和司機三個人緊緊地抱在一起,熱淚縱橫。 

          唐古拉山記得。10月,筑路隊伍開上了山口海拔5300多米的“生命禁區”。風雪打來時,就用鐵鍬擋臉;冰雹打來時,就用鐵皮桶或土筐蓋頭。在最艱苦的時期,糧食供應基本斷絕,每人一天只能喝兩碗稀湯。慕生忠帶領筑路大軍以驚人的毅力鏖戰幾十個日夜。他白天甩大錘,晚上睡帳篷,嘴唇干裂、臉色黑紫,但一天也沒離開過工地。當汽車轟鳴著翻過唐古拉山口,慕生忠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當即給中央發了一份電報:“中央:我們已戰勝唐古拉,在海拔5700米以上修路30公里,這可能是世界上最高的一段公路?,F正乘勝前進,爭取早日到達拉薩?!?nbsp;

          布達拉宮記得。1954年12月15日,2000多名筑路英雄,100輛大卡車,跨越當雄草原,穿過羊八井石峽,直抵青藏公路終點拉薩。這一天,康藏公路和青藏公路這兩條當時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分別從雅安和格爾木跨越崇山峻嶺修到了拉薩,并在同一天全線通車。青藏公路開通后的慶祝儀式上,剛剛從工地上下來的慕生忠沒有來得及穿軍裝,而是穿著一件和馱工們一樣的舊棉襖,那幕場景令許多人潸然淚下。 

          雪山見證信仰海拔,忠魂鐫刻不朽豐碑。我們永遠銘記,筑路英雄們在雪域高原首開道路的不朽功勛,永遠銘記慕生忠將軍以生命踐行“我是軍人,就是國家放在弓上的箭”的錚錚誓言,他們以汗水、鮮血乃至生命鑄就的“兩路”精神,熠熠閃爍、綿延賡續、永放光芒,激勵每一個“平凡之我”匯聚成不平凡的中國力量,一路向前。(中國西藏網 文/吳建穎) 

        (責編:陳衛國)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追憶致敬:“天路將軍”慕生忠

          是他帶領解放軍指戰員與民工用鎬、鍬、錘三樣“武器”,打通了從格爾木通往拉薩的“天路”;是他在荒蕪的土地上,一鍬點化出一座現代化城市——格爾木;是他將自己的生命交給了青藏高原……[詳細]
        • 蒼茫昆侖將軍樓:習仲勛與十世班禪曾在此下榻

          W020190804420266525404.jpg
          將軍樓外綠草如茵的山坡上,有一座墳墓,叫“將軍墓”。將軍墓西北面有一條三里多長的大溝,叫“將軍溝”。這些名字,都是為了紀念一位將軍——被譽為“青藏公路之父”的慕生忠。 [詳細]
        欧美人与兽_免费能收黄台的app_瘦身游泳课免费全集_亚洲图库_久章草国语自产拍在线观看